普通的翻页狐狸

不知道是什么但好像是像素风 (也不知道是谁 就是断网了oyz

不能堕落了啊 还是好好画画 靠p图火 这种事情太差劲了啊w 文字和颜色线条能表现的东西比好玩的东西重要多了

鹅鹿糖 妈妈的我不吃这个啊 为什么辣么棒oyz 陆散太甜了x

今年写了些奇怪的肉 留了两个坑 画画在努力 大概要练习光感和上色吧 也开始写点文娱乐娱乐自己了 放弃了一切东西 更想要一些了 我还是单身更好一点啊 谁的幸福都给不了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真的 快乐

这是一个很小的故事。甚至如果你认真去听,这故事,根本就不存在。

这是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,虽然母亲早早过世了。女儿有着母亲一样蓬松的棕色长发,她每天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听父亲弹奏钢琴。她说,她父亲十指下的琴键反复有生命一般。

后来,女儿的父亲过世了,小女儿哭得很伤心,家里的钢琴也再未响起那动听的声音。女孩儿离开了这个伤心的地方,有人传闻,她在一场车祸中消失。但是没有人知道,她到底去了哪,也再未被人提起,只是一段埋葬的记忆。只是一段埋葬的音乐。

很久很久以前,相传有一个地方,那是一个梦想的地方,在哪里,所有人都能看见、得到自己最希望的东西。不管是什么,但是,只有在死后。是不是很像天堂?哈,但并不是,那只是一个虚幻的梦境,如果不能从这个梦境中醒来,你将真正被这个世界上遗忘。但因为每个人的梦想都不一样,所以也没人知道怎么能从梦境里逃出。

女孩儿睁开了双眼环顾了一下四周,最终将双眸的视线交合在面前的slender man身上。她上下打量着他,虽然对于这个未知的地方与未知的人应该有着一种恐惧,但是她没有。她感觉到了这个地方,面前这位,先生,有着一些熟悉而陌生的记忆。

后来的故事,想必玩过deemo的孩子都知道。那么,故事的结局呢,那棵树呢?那位先生呢?那位孩子呢?那架钢琴呢?

面具红袍的女子是每个梦境的守护者,她或他的工作是劝阻或者说拯救每个坠落梦境的人类。那位先生,Deemo是女孩儿最亲近,最崇拜的父亲的象征。Deemo的音乐造就的那棵古树是女孩唯一的救赎。

当古树张成参天大树,小女孩便离开了,她的愿望得到了满足。她想见她父亲再弹奏一次钢琴,她从Deemo身上见到了父亲的影子。那是一种相遇便知的第六感,她了解了她父亲还一直在自己身边守护着自己,爱着自己,弹奏出悠扬的琴声。

女孩醒了过来,坐在医院的病床上,大口呼吸着O2。她掀开脸上的氧气罩,踢开被子,挣扎着从床上起来。却一次次摔在地上,护士和医生闻声跑了过来,他们将女孩抬上床。护士轻声抚慰女孩,没事没事的,你要做的事,我们了解的,但是你已经三年没醒来下床了,你的肌肉已经萎缩了。需要一段时间的康复,你才能下地走路,但你终于醒来了,太好了。

护士的话在耳边回荡,仿佛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一般,女孩感到了一丝疲惫,最终合上了双眼。啊啊,让我休息一会吧。

三年后,悉尼歌剧院里有幸邀请到一位女孩,她没有被病魔掩埋,反而重新站了起来,学起了钢琴。现在,让我们邀请......主持人的声音被台下热烈鼓掌的观众们掩盖,随着女孩的出场,台下的掌声一阵高过一阵,但又随着女孩的鞠躬戛然而止。

一个又一个优美的音符,仿佛倾泻着女孩所有的故事。one word,one note. 当她弹奏完毕时,主持人拿着话筒问女孩,你能走到今天这一步,你最感谢谁?女孩笑着说,我感谢我父亲和那位不知名的先生,谢谢他们拯救了我。女孩眼中泛着泪光,轻轻合上眼了,沉淀了下自己的心情,对着台下的观众鞠了个躬,转身离去。

现在的自己,从未忘记,自己在Deemo这里的日子,旋转,跳跃,我闭着眼,留下了眼泪。回不去了的,便不需要再想,我抹了抹眼角滑下的泪水,咧嘴笑了笑。在空白的五线谱上写下了,致我父亲与无名氏先生,如果没有你们,我不可能获得今天的成就。又写下了这个作品的名字,Deemo。

俯身投入工作的女子仿佛并未发现,窗外树叶轻轻诉说着一些古老的故事,曾经发生过的,曾经消失的。

一切的一切终将归于沉寂,呐,醒来吧,为了自己的梦想和未来,醒来吧。不要被过去所困,不要因为悲伤一蹶不振,醒来吧。

Esa
同一个天空下
忠犬病重E x 【???Elissa】

ooc慎
ooc!
严重ooc
全部都是屎一样的脑洞
文笔文风无
看起来很累
【我就喜欢这种写法 不喜标点】
--------/-//--------

同一片天空下
有两个大~傻逼
他们在中国
不同的地方
遇见不同的人
喜欢不同的人
过着不同的生活

玩着不同的游戏
对彼此开玩笑
说心里的事

有哭有笑

“我喜欢她”
“我知道”
“... 他们说我喜欢你”
“嗯。你知道我不。”
- 我爱你
- 傻逼我也是

“乌鸦又约我出去
我说我不去
我要直播”
“哈哈哈
他发微博吐槽你了
什么 老放他鸽子
哈哈哈”
“!你够了李爷爷傻逼么
没事笑什么笑”

话筒里传来你一如既往杠铃般的笑声
-没心没肺

但我却情不自禁弯了弯嘴角

“老e 玩求生不”
“哎李傻 他们又要说我高产如母猪了w”
“玩嘛 不玩算了”
“当然来!”

电话里传来你静静的呼吸声
仿佛带着你穿着我洗干净衬衫
淡淡的洗衣粉味道
以及
你沐浴露的橘子味

“这次别再笑了
好好打”
“嗯。”
“死了不怪你”
“你上次说了”
“我知道 再说下嘛
李傻嘛w”

一片寂静

“呐 你忙直播吧
注意身体”

“嗯。。。”

你挂断了电话
自己好像越来越不会和人类交流了
我苦笑了下

-Elissa
不要放弃我

手边医院检查书
仿佛一点点腐蚀着我的生命


陪我玩一次
求生之路


让他们觉得至少
在求婚之路里

我宠。

同一片天空

后记:
老洞太大
Elissa视角慢慢填

新人写手 在练画

图:van night // 我拍的